鷫譯

扶郎〖瑶善父子向〗(魔道祖师)

父子向,但金光善在最后才出现hhhhh,名字没什么意义,纯属瞎编,人物ooc严重。

花的价格是瞎编的

在一个风和日丽,艳阳高照,圣光普照着众生万物的早晨,金光瑶背着他绣着金色小黄花的小包包准备去书店。

那个孩子时而慢,时而快,时而蹦跶,时而弓着腰走。

看起来像个傻逼活泼可爱的孩子。

小瑶瑶途径花店的时候站住脚步,眼睛直直地向店内望去,那里面有一盆漂亮的大菊花。

那朵花是多么的可爱,它的叶片上似乎还凝聚着晨曦的露珠,它似乎在摆动,在向金光瑶招手。

他的眼里露出了渴望。

这个孩子并不知道那朵花是什么品种,只知道它在阳光下泛着金色,很美,跟他身上的小包包一个颜色!

〖如果给爸爸买一个回去,他心情应该会好点。〗

金光瑶这么想着,他往花店里走去。

进了店,他环顾四周,似是无人,心中有些疑惑,店主莫不是挑在这个时候出去了?

那盆菊花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耀眼的金色光泽,几乎要闪瞎了小瑶瑶的眼睛,但这并不能阻挡他,他顶着刺眼的阳光,开始一步步艰难的向花走去。

“喂……你为什么要眼睛盯着着太阳反射光走。”他身后似乎有人试图提醒他。

不!没有什么可以拦着他去追求光明!

“因为……我要去寻求自由!”

薛洋看他的目光瞬间就变了。

傻子。

“喂!不买就赶紧出去,少在这犯病!”

“我…我……”金光瑶的小脸儿憋的通红,但他还是问出来了,“请问一下,那盆菊花多少钱?”

“嗯?那盆非洲菊?”薛洋往那盆花那边瞥了瞥。

〖原来它叫非洲菊。〗小瑶瑶心中记下这个名字。

“也不贵,加上花盆三十块给你咯。”

〖!!!!!!!!!!!!!!!!〗

小瑶瑶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金光瑶家里也曾是土豪窝里走出来的,花钱大手大脚,从不爱惜,直到有天他爸金光善坏事干多了公司倒闭,家中开始变得贫困,父亲脾气也随着公司倒闭变得愈发暴躁,时不时就逮着金光瑶揍一顿,大哥金子轩劝解也没用,干脆行李一装出去谋生来个眼不见为净,之后金光瑶就只见过大哥寄回来的钱而再没见过他人了。

小瑶瑶往自己的小包包摸去,那是他表哥聂明玦给他的,他浑身上下就这点东西值钱了,包里面瘪瘪的,装了几张毛票。

“我…我……” 金光瑶的小脸儿憋得通红,“能不能便宜点……”他的声音像细蚊一样嗡嗡着了。

薛洋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开什么玩笑,三十块又不贵,你看起来没那么穷啊!?”

金光瑶看起来细皮嫩肉的,虽然衣服旧了点,但还真看不出来像是贫民窟出来的家伙。

“我就是穷!怎么样!穷又怎么了!你瞧不起穷人啊!”金光瑶哭嚎着喊出这句话,因为这个问题他从小就惨遭别人白眼,日子过得凄惨,连去学校小卖铺买辣条的钱都没有,每次看着别人都喜滋滋地吃着辣条互相谈笑,他却只能干巴巴望着。

怎么可能不在意,他又不是傻子。

所以他从小就虚与委蛇,扮作听话懂事的好孩子,实则暗搓搓地等待时机好随便推个人掉到地狱好好体验一下他这种穷人的生活。

他才多大他就要过这这种勾心斗角虚伪的生活!他过得有多苦别人懂吗!他的目标理想是多么伟大别人懂吗!!!!

不,这群凡人才不懂 。

瑶妹哭着跑出了花店,留下一个萧条可怜的背影,薛洋看完了他发泄的全过程,大呼道:“这丫头脾气挺倔。”

“怎么了?”晓星尘刚从外面回来,看见薛洋一个人在那里感慨,觉得奇怪。

“没什么,哥,刚刚有个神经病想买这个。”薛洋指了指那盆非洲菊。

“阿洋,不可骂人。”晓星尘表情严肃起来。

“好好好——刚刚有个小姑娘想买这个,但她买不起就跑了。”

“小姑娘?你是不是欺负人家了?”

“天地良心!”薛洋比了个三,“我薛洋就是死,死外边,被隔壁江澄家的狗啃个稀巴烂,我也不会碰那个神经病。”

“阿洋……”晓星尘无奈。

“如果她真的钱不够的话,下次来把这个送给她吧。”晓星尘道,“还有,给你买的糖,少吃点,小心蛀牙。”

“知道了知道了。”薛洋摆摆手。

“给阿箐分点,别欺负她。”晓星尘补了一句。

薛洋仿佛收到了打击。

“凭啥!糖是我的我干嘛给那个瞎子???”

“莫要赖皮,记得给她分点,我还有事,店里你帮忙照看一下。”他仿佛真的有急事,说完便走了。

“哦……”薛洋找个椅子坐着,开始给阿箐分糖,他把一个看起来碎了点的糖拿出来,“分好啦!给她一颗就行了,小孩子要少吃糖。”

小瑶瑶在街上狂奔,他不知道要去哪,原先准备去书店,但他莫名奇妙到了医院,想了想,他还是走进去。

消毒水的味道充斥着他的鼻腔,金光瑶来到一间普通病房前。

他轻轻推开门,发现他的老师蓝曦臣在陪他母亲聊天。

“老师好……”金光瑶小声说着,来到病床旁边。

“嗯,阿瑶来陪你母亲聊聊吧。”蓝曦臣让开座位。

“谢…谢谢老师”金光瑶声音更小了,耳根子也有点红。

在金光瑶灰暗的童年生活里,蓝曦臣是他的一道光。

在学校里金光瑶因为太聪明被孤立,没有孩子愿意跟他玩,班主任蓝曦臣看这孩子可怜,特地腾出一节语文课跟大家讲了讲同学之间和睦相处的重要意义,虽然效果甚微,但隔壁班的小愫总算愿意跟他玩了。

等等,为啥是隔壁班??!

“哈哈哈哈,瑶瑶~你来追我啊~”

“等等我啊小愫——呼…你跑太快了啊。”

看着两个孩子玩的不错,蓝曦臣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们逝去的青春 。

打住。

所以蓝曦臣对于瑶妹来说有很大意义,金光瑶对蓝曦臣也萌生了异样的感情,以至于他每次看到蓝曦臣就觉得不好意思……

蓝曦臣接到了一个电话,金光瑶见他神情严肃,恐怕发生了什么大事。

“孟小姐,我有些事先离开了,下次再来叨扰您……阿瑶,跟你母亲好好说说话吧。”

“嗯…好……”

金光瑶陪孟诗聊了会,走出医院,太阳有些刺眼,金黄色的,让金光瑶又想起了那盆菊花。

〖再去看看吧……〗

〖 不,那个人脾气太坏了,去了也肯定会被赶出来……〗

虽说他这么想着,但还是走到了花店。

他意外的发现花店里站了不少人,其中还有他的老师——蓝曦臣

金光瑶不再多想,跑进花店大喊“老师!!!”

店里的人似乎都被吓了一跳,薛洋朝他那边看来,做了个鬼脸。

“这不是穷丫头吗,怎么啦舍不得这家店吗。”

见金光瑶脸色有些难看,晓星尘拍了拍薛洋,低声道“阿洋,别闹了,快道歉!”

“……哦,好吧好吧对不起之前我说话冲了点你别介意。”

“……阿瑶?你怎么来了?”蓝曦臣有些惊讶。

“我……我路过这里,看到老师你也在……就……嗯……”声音越来越小,明明没什么,金光瑶却感觉自己像做了亏心事一样。

“拉我到这来干啥,我还要跟蓝二哥哥玩去呢!”金光瑶听这声音,觉得有些耳熟,他往那边看了下。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瑶妹小脸就白了,如果说之前是白里透红,可爱的白,现在就是跟吊死鬼一样煞白。

魏无羡脸上抹满了粉,左右边各一片红,这妆当真是……惊世骇俗。

“兄长,若无事,我就和魏婴先走了 。”蓝忘机淡淡道。

二人都是金光瑶同校的学长,每次午餐时间金光瑶路过学校小树林过道的时候都能看见他俩你侬我侬的。

“老师……这是怎么回事……?”

蓝曦臣似乎也很头疼,他右手按了按太阳穴,“没事,阿瑶,是你这两个哥哥瞎闹……”

“闹着要私奔……诶哟!打我干嘛?”薛洋插嘴道。

“阿洋先出去陪阿箐玩下吧。”晓星尘指了指外面。

……薛洋认命般的出去,过了一会,外面传来吵架的声音。

“瞎子你干嘛偷吃我糖??!”

“什么叫偷吃,道长叫你分给我的!!!”

“我不是给你分了吗,你还吃我的!你还吃!!!!”

“我就吃怎么了,气死你气死你……”

……

外面鸡飞狗跳,里面魏婴在努力辩解“我们没开玩笑我和蓝二哥哥已经私定终身了我们……”云云

过了会,江澄带着狗把魏婴拎回家了。

晓星尘出去把正在打架的两人分开,开始进行星星式教育,嘴巴不停说着,二人很有默契的捂住耳朵不说话。

蓝曦臣打过招呼,也打算把蓝湛领回家了。

金光瑶感觉自己像个局外人,从他到这里时满店人再到散场似乎都没有他可以插嘴的地方。

〖老师也走了,我也……回去吧。〗

似是不经意间,金光瑶又瞥到了那盆非洲菊,他愣愣地看了半天,直到晓星尘出现在他身后。

“喜欢就拿走吧。”

“唔啊……额…不!不用了!我钱不够的……”

“我哥送你的,还不快拿着”薛洋恶狠狠道。

〖送我的???那……收着吧,反正我也买不起……可是这样的话太……〗

金光瑶纠结期间,晓星尘已经把那盆花装好送到他手里。

“扶郎花寓意为阳光热情,拿回去在家里种着也很好啊,收着吧。”

“扶郎花?”

“这花的名字啊,阿洋没跟你说吗?”

“他说是非洲菊……”

“喂喂喂,这么不赖我,非洲菊本来就叫扶郎花,谁知道这丫头自己也不知道……”

金光瑶小脸又憋个通红,“我是男的!!!”

!!!!!!!!!!!!

这话有点惊悚,薛洋下意识去摸金光瑶下面,晓星尘下意识去阻止薛洋流氓的行为。

“……谢谢哥哥,我先走了。”

金光瑶一溜烟跑不见了。

他蹑手蹑脚回到家,浓烈的酒味袭来,他知道,金光善又喝醉了。

他把花小心地放在一边,轻轻给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父亲盖上被子,把满地的酒瓶收拾好,又把茶几擦干净,然后拿湿毛巾小心地在金光善脸上擦拭。

〖等爸爸醒了再跟他说花的事吧……〗

这样想着的金光瑶难免有些心不在焉,不小心力道重了些。

金光善的手突然抓住他的手。

“!!!爸……爸爸”金光瑶有些手足无措。

金光善直接一巴掌往他脸上招呼,嘴里骂骂咧咧“什么狗玩意!趁我睡着了好报复我对吗?啊?老子当初怎么就生了你这个家伙,没用!”

金光瑶不敢说话,就这么跪在沙发旁边低着头。

“怂货!老子都骂你骂成这样了还不知道顶一句!跟你狗娘一个样!”

金光瑶突然站起来,把金光善吓了一跳。

“爸!你…你你想怎么骂我都行,但…但是你能别骂她吗!”金光瑶声音带上了哭腔。

“切……就这样才对嘛!怂包,老子对你这么坏就应该这么顶着老子,不结巴就更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光瑶听着父亲发疯般的言论,揉了揉被扇红的半边脸,又跪在沙发边不动了。

“怎么又跪着了?诶诶诶,起来!跟个什么似的,傻不拉叽的以后在外面怎么混,小心到时候比我还惨,我……”

金光善突然哽住说不出话来了。

耳边传来的是金光瑶呜咽的声音,孩子抖的厉害,时不时吸一下鼻子。

金光善在沙发上翻了个身,背对着金光瑶,闷闷道“给我洗把脸顺便把鼻子擦干净了再来跪着,这个样子丑死了。”

金光瑶依言去洗手间了,过了一会果真又回来跪着。

金光善坐在沙发上对儿子说,“起来!”

金光瑶动了下身子,没起来。

……金光善正要过去揍一顿这怂货,金光瑶看这架势蹭的一下站起来了。

……

“咳,过来。”

金光瑶磨磨蹭蹭地过去,金光善不太温柔的把他脸抬起来对着他,孩子左脸红红的,好像肿了……

“站着别动!”金光善去找消肿的药,但是忘记扔哪了…无功而返,面子上有点挂不住。干脆撬开了库存不多的小金库,抓了一把零钱塞给他。

“自己买药去,挑好的,要是还有剩的……你……你自己买点吃的去。”

“不……”金光瑶话还没说完,被金光善打断。

“磨磨唧唧的怎么这么多话,去去去!”

“可是爸你给的钱买不起消肿的药啊……”金光瑶还是说出来了,手里攥着几张一块钱。

……………………

气氛突然安静,金光善脸色有些难看,眼看他又准备拎着金光瑶揍一顿,金光瑶说

“爸,我给你带了一盆扶郎花回来……”

“我管他什么扶郎花扶狗花的……等等你怎么瞎花钱!”

金光瑶缩了缩脖子,“我没有,那是别人送的……”

“送的?”

“嗯。”

“谁送的。”

“花店老板。”

“哦。”

金光善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金光善说“明天出去。”

“啊?”金光瑶被吓到了。

金光善顿时咬牙切齿,丢下一句话,“明天陪你出去玩。”就落荒而逃进房间了。

“可以去看看妈妈吗?”金光瑶高兴坏了,大喊着。

“哦。”房间里传来闷闷的声音。

虽然不知道为何,金光瑶感觉是这盆扶郎花给他带来了好运。

他把扶郎花轻放到阳台上安置好,继续去收拾屋子。

扶郎花在阳光下折射出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晕。

总字数:3825字

——快乐肥宅鷫譯

评论

热度(5)